“大寺庙大广场”的方案刚一提出

 装修设计     |      2019-03-13 07:47

  “长沙市打算在曾国藩墓前面新建巨大的桐溪寺,这座古寺早已经毁掉了,现在打算建一个巨大的假古董。并且还要建一个巨大的文化广场,完全把田园风光破坏掉。我们应该起来反对。”日前,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柳肃教授的这条微博引发网友的热烈讨论。昨日记者从长沙市先导区管委会下属的长沙先导土地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得到的回复是:规划设计会考虑景观的协调。

  约一个月前,柳肃应邀去先导区管委会开会,会上讨论的一项议题就是桐溪寺的重建。有人告诉柳肃,将建一个大规模的桐溪寺,同时在桐溪寺前面建一个大规模的广场。“大寺庙大广场”的方案刚一提出,就遭到柳肃的强烈反对。

  柳肃认为,重修桐溪寺是没有意义的,“桐溪寺本来规模就小。如果要做大就做到旁边去,或者做到别的地方去。如果要在原地做,那就按照原来的规模做,就是那么小的。桐溪寺就在曾国藩的墓的正前方。它如果做太大就正好把曾国藩的墓挡住,站在曾国藩的墓前面就看不见前面的田园风光。”此外,柳肃还认为,建设大规模的广场也会破坏曾国藩墓的田园风光。

  柳肃表示,会上不少专家和部门负责人支持了他的意见,方案没通过。会议结束后,5月28日凌晨,柳肃在个人微博上公布了本文最开始提及的那条微博。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岳麓区坪塘镇桐溪村的桐溪寺,寺庙不大,但香雾缭绕。寺庙的后山,一条羊肠小道上去,就是曾国藩墓,两者的直线米。不过,记者在周边没看到动工的迹象。

  柳肃介绍,现在大家看到的桐溪寺是假的,是近10年内村民用民房改造而成的,2003年他去做规划,现在桐溪寺所在的位置还是民房。真正的桐溪寺在现在桐溪寺的右侧,那里有两棵罗汉松、两棵银杏树。那两棵罗汉松就是桐溪寺正殿的前面的两边。两棵银杏树就是大门前面的两边。中间是一条路,中轴线。

  对于柳肃的质疑,长沙先导土地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相关人士解释,桐溪寺、曾国藩墓和湘军文化广场组成了湖湘文化园近代园,桐溪寺建设规模只有15亩,湘军文化广场不是常规理解中的城市广场,三者之间既有联系又相互独立,规划设计时肯定会考虑景观的协调。

  目前,湘军文化广场前期设计方案征集已经结束,但专家和领导对方案均不满意,或将请中央美院的专家重新做设计。

  本报长沙讯曾国藩墓1996年被公布为湖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对于曾国藩墓周边的建设将受到“文物法”的保护。就桐溪寺的重建和湘军文化广场的建设,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需要视情况而定。

  首先要确定桐溪寺这座古寺,在被毁之前是否已经被公布为某一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或者是最低级别的不可移动文物点。如果被毁之前已经公布为文物了,那么按照文物法的明文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

  如果桐溪寺被毁之前并没有被政府部门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或者文物点,重建也不是不可以。但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桐溪寺原址重建的地点是否在“曾国藩墓”周边的建控范围之内。因为“曾国藩墓”是上级别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除了墓地本身,其周边环境也是受到保护的,如果桐溪寺重建点在墓地建控范围之内则必须纳入审批程序。记者向佳明

  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但是,因特殊情况需要在原址重建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需要在原址重建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报国务院批准。

  2010年岳麓区曾拟实施一个名叫“曾国藩文化园”的项目,该文化园以曾国藩墓园为核心,以文化品位和自然环境为依托,突出湖湘文化。拟实施的曾国藩文化园项目,将由“两园一寺”组成,其中“两园”为湖湘文化园和曾国藩墓园,前者以文物保护为主,后者重点体现湘军文化特色,包括骑马、射箭、摔跤等休闲方式。“一寺”为桐溪寺。

  2012年4月长沙市大河西先导区管委会官方网站公布了一则征集公告,名字为“湘军文化广场”。

  长沙先导土地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总工办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接收到了多份设计方案,但是专家和领导们经过评审,认为设计方案没有亮点,或将邀请中央美院的专家重新做设计。这位工作人员还说,如果设计方案初步敲定,会在报纸、网络等大范围公布相关信息。而桐溪寺的重修方案还没出来。

  柳肃:我认为重修桐溪寺是没有意义的。现在的桐溪寺是民房改建的,原来的桐溪寺只剩下遗址。

  刘叔华(长沙市规划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桐溪寺在历史上存在过,但并不意味着历史上存在过的东西都要重修。在这个地方重建桐溪寺有点煞风景。

  古代园就是岳麓书院、现代园是橘子洲,近代园还没建成,包括曾国藩墓、桐溪寺和湘军文化广场组成。

  柳肃:前面的广场叫“湘军文化广场”,目的是湘军,但是湘军和桐溪寺又毫无关系,桐溪寺唐代就有了。所以整个是乱的,我个人反对这么做就是这个目的。

  刘叔华:应该由政府统筹,找一个适当的机会,邀请宗教界人士、艺术界人士进行座谈,探讨三者之间的联系和区别。征集设计方案和征集市民意见可以同步进行,政府决策应该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推进决策的民主化。

  桐溪寺的重修由桐溪寺自筹资金,自行设计,但设计方案要经过先导区相关部门的审批。曾国藩墓和“湘军文化广场”由政府投资建设,曾国藩墓几年前已经做了一个墓体的建设,接下来还要对神道、牌坊进行修整。

  柳肃:这里是山水田园风光,不适宜做城市广场,做城市广场整个的味道就不对了。桐溪寺就在曾国藩的墓的正前方。他如果做太大就正好把曾国藩的墓挡住,站在曾国藩的墓前面就看不见前面的田园风光。要做的话只能做几个点,建点房子搞点服务设施就不会破坏总体景观。

  刘叔华:只要不是很夸张的设计,能够做出品位来,美化周边环境,也未尝不可,关键的问题是政府在规划设计上要把好关。

  整个近代园只有100多亩,湘军文化广场占地100亩,桐溪寺原址重修只占15亩。现在的坪塘片区建设都是高起点,一些设计聘请的是国际一流的设计公司,我们做设计时肯定会考虑景观的协调性。

  “湘军文化广场”不是我们理解中的城市广场,不会做成硬质水泥广场,是做偏生态、环保的广场,主要是反映曾国藩的湘军部队,比如由中央美术学院的专家做一些雕塑等。记者向佳明